时停效应

疯狂爬墙
微博同名

【莫萨/萨莫】J'ai cherché 追寻




现代AU,两人成为室友及一系列其他事情(?)

小莫现代形象上设定和Mikele基本一致,依然是萨列里视角



———————————————————

第一章


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洋溢的新鲜感带来的兴奋劲褪下去之后,初来乍到总是给每个人不一样的感受,当然对于性格天生热情洋溢的人来说也许算不得什么要紧事,但对那些有些内向少言,不知该如何融入一个新的社交圈子的人来说,就变成一种难以描述的痛苦了,虽不情不愿,这却是现代社会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社交活动对萨列里来说是非常有挑战性的,每一分每一秒的流逝都让他焦躁起来,还未开口就要被从心底里蔓延上来的疲惫淹没了。本来就疼痛欲裂的头部因为周遭嘈杂的噪音加剧了,所有人的声音都像放大了好几倍的分贝,萨列里努力把自己的脸藏在葡萄酒杯之后,紫红色的透亮液体给贴得过近的脸颊上晕上了一丝淡淡的粉红色。昏暗灯光下穿行的人群里,安稳坐在小桌边的他非常的不起眼,没有人注意到他这里……真是万幸,萨列里长舒了一口气,几乎是伏趴在桌上。

他刚从威尼斯的音乐学院毕业,由于不想返回故乡莱尼亚戈,便带着他(并不多的)全部的家当,急匆匆地返回了欧洲这片土地上音乐人才最聚集的地方,想谋个工作维生。学校里那些空头大话在繁杂琐碎的社会上显得又可笑又微不足道,一腔热血也被生活的洪流无声地冲散变淡,那些音乐大家的雕像仿佛是压在他们头顶上似的,当初学校里几个扬言要在音乐道路上干出一番大事业的同学们也悄无声息地退出了他的生活。

去他妈的理想,萨列里想,微醺的醉意涌上来,让他的头脑也有些晕晕乎乎的,不断模糊的思索也莫名掺杂了几分无端的快乐。

酒吧门框上的铃铛丁零当啷一刻不停地响着,熙攘的人流出出进进,舞池里的男男女女都挤作一团,随着音乐节奏和刺眼的彩色灯光群魔乱舞,萨列里发誓他看到好几个人在那些面带浓妆穿着暴露,前凸后翘的女人身上摸来摸去,那些女人好像并不生气,反而被这些揩油行为逗地咯咯直笑,还有贴上去的意思。他突然觉得恶心了起来,刚才喝下去的酒好像突然攥住了他的胃,一阵热辣辣的刺痛,心里埋怨带他来这儿喝酒的朋友,放下还没喝完的酒杯,把一张纸币拍在桌上,拉开门走了出去。

玻璃门外是扑面而来的飒飒凉风,不知不觉他已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数月,这个古老的城市随着时间的流逝,早已不是书中描写的那般静谧,鹅卵石巷路被笔直漆黑的柏油代替,马车从尊贵的象征退居成了游客的新奇游玩代步工具,零星红瓦小窗的老建筑依旧竖立在林中,淡蓝色的天幕上,一缕缕若有若无的白云像丝绒带一样,把远远近近的城镇连接在一起。虽然快速发展的趋势给这个小城市带来了喧闹,却也带来了那一股外来的活力。


————


萨列里在附近的私人旅舍租了一个单间,好心的房东太太看他初出茅庐,十分拮据,虽不明说却常常邀请他下楼去一同共享晚餐。他从口袋里摸出钥匙,熟练地插进锁孔里一抖一扭,脱落了些许油漆的墨绿色大门打开了,铰链发出了轻轻的摩擦声。他心想着什么时候帮房东太太给这个老房子里的木门都上上油,进去的同时在背后顺手带上了门。

房子里一如既往的安静,能听见一楼房东太太卧室里传来模糊的人声,她总是喜欢的一直开着电视,手上编着些毛织物,偶尔才忙里偷闲地瞄上一眼屏幕。萨列里脱下外套挂在门口的衣帽架上,室内的布置一律是讲究的地毯和木质家具,虽然看得出已经有些年头了,却不妨碍萨列里时常用欣赏的目光打量着他们。门内外的世界仿佛相差了两个世纪,让人沉浸于这个环境之中,感到自然的放松和舒适。萨列里脱了皮鞋,整齐地摆在玄关,注意到一旁随意地扔着一双沾满尘土的黑色短靴,皱了皱眉,难道今天房东有客人?

不过他们的生活除了用餐,也很少有交流,即使有客人一般也不用萨列里来照顾。他踏着楼梯走上二楼自己的房间,房内挂着两幅风景油画,靠墙角是一张单人床,另一侧贴墙是一套桌椅,桌上摆放着一摞摞纸稿和合上的电脑,待机的红色提示灯一闪一闪的,门旁是一个到人胸口的五斗柜,花瓶里的花很明显是刚刚换过的,还带着鲜花特有的香味和柔嫩花瓣。

还没等萨列里关门,楼梯又发出了吱嘎声,他回头看去,惊愕地看到一个陌生的金发年轻人正走上来,身后跟着的正是房东太太。房东太太笑呵呵地介绍道:“安东*,这是沃尔夫冈·莫扎特先生;沃尔夫冈,这是我跟你说的另一个房客安东尼奥·萨列里先生,你们两个年轻人可以好好互相认识一下。”

她又继续给萨列里介绍了一番,莫扎特也是音乐学院毕业生,和他来此目的基本一致,既然有空房,房东太太就毫不犹豫地把它租给了这个让人不由心生好感的男孩。莫扎特丝毫不认生,主动拽起萨列里的手握了握:“我们以后就是室友啦!好好相处吧我的朋友!”

萨列里心里暗道谁是你朋友,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手,点了点头意思是自己听到了,打量起眼前的年轻人,他背着一把吉他,腰上插着口琴和其他一些奇奇怪怪的小玩意儿,一头金棕色头发乱蓬蓬的,褐色的眼睛闪着友好的光芒,穿着v字领的白色T恤,略旧的暗红色夹克,脖子上挂了许多缀满金属饰品的链子,右手系着皮腕带,黑色牛仔裤紧紧地裹在他的小腿上。这个新来的小子也不知道是反应迟钝还是天生神经大条,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萨列里对他这异常热情的排斥。


看了一番之后萨列里顿觉头疼,总有预感这个室友的相处不会那么平静。




注:*萨列里全名安东尼奥·萨列里,昵称安东





-TBC-




评论(3)

热度(20)

  1. 忽如远行客时停效应 转载了此文字
    睡醒发现了现代新坑!这篇里萨列里原来是个射孔hhhhhhh敲可爱!每一个cp都会有的同居梗!想看他俩